布卡米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自由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安雷】

【安雷】老子今天就要转学

校园pa

这次比以前写的长

旁观童鞋视角

有嘉瑞部分,很少,不占tag了

*・゜゚・*:.。..。.:*・'(*゚▽゚*)'・*:.。. .。.:*・゜゚・**・゜゚・*:.。..。.:*・'(*゚▽゚*)'・*:.。. .。.:*・゜゚

我是凹凸高中的学生,对,就是那个凹凸市最好高中。刚接到入学通知书的时候,我本以为我从此将踏上人生巅峰,谁知道这只是一场噩梦。

举个例子,你是不是看到一个萌妹子在你面前走过?是不是特想去撩?其实那是个男的,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还有很多奇葩的校规,比如年级前十可以抹发胶挑染不穿校服逃课,上课吃甜食,甚至允许校内传销。

听起来挺好的,但我还是呆不下去了。

我们学校全是基佬。

做我旁边的是一个学霸,年级第二,表面高冷其实人也挺好的,我坐到他旁边去的时候心灵得到了安慰,并且感受到了接下来成绩飞跃的希望,但过了一段时间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暴击。

我们年纪第一是跳级上来的,是一个九岁的菠萝头,啊不,是嘉德罗斯。他整天缠着我同桌要跟他比做题,而我同桌总是冷漠的回一句

“滚”

不愧是大佬,牛逼。

然而有一天,我去敲我同桌宿舍门问他题的时候,发现那个九岁把我同桌压在床上。

哦不我的眼睛。

还有我两个骚里骚气的前桌,更是……唉。

他们一个第四,一个第五,第四是属于不良的那种,晚自习还逃课去撸串,另外一个恰恰和他相反,简直一个三好学生。

作为凹凸高中的学生,每天看他们打架已经跟每天都刷牙洗脸差不多。连我们系主任都一脸懵逼为什么第五那么品学兼优的孩子会跟第四打起来。一个骂另一个“煞笔骑士”一个骂另一个“恶党”

没眼看没眼看,中二期的人伤不起。

大多数人都以为他们是死对头,只有我,后桌兼室友,看穿了这对狗男男的真实关系。

首先,他们上课的时候,小动作一堆,有一次我甚至看到第五紧紧握住第四的手,第四垂死挣扎,不,死命挣脱,老师和周围的同学也只当他们又在打闹。但是,有一件让我真真正正活不下去的事。

那一次,我脚扭伤了体育课上不了留在教室,别的同学都走了,整个教室只剩下我和第四第五三个人。他们好像是有什么事也不上课。当时那个样子,我觉得我还不如一头撞上墙流点血去医务室呆着。他们完全无视我,不停的散发出恋爱的酸臭味。更过分的是,第四竟然对第五说:“AMX,你把脸凑过来。”我第一次看到第四除他弟和小弟们不带脏字叫人,语气还带着些撒娇??的感觉(我疯了吧第四怎么可能撒娇)第五倒是非常激动,把脸凑过去还一脸期待的闭上眼。

喂喂喂,这里还有人呢,不能因为我黑就无视我了啊喂!

但当我看到第四皎洁的微笑时我霎时就明白了。

第四轻轻的拿了两只荧光笔,对,就第五的那两只黄蓝的,飞快的在第五脸上画了两条。第五反应过来之后脸都黑了,之后就把第四拖走了。

我回宿舍的时候,听见我宿舍里传来第四的惨叫,我想进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一拧门把手,woc,他们上锁了。我顿时明白他们在干什么龌龊的事情。

那天我在宿舍门口等了很久,最后还是系主任好心收留我。

但是从那以后,只要我跟他们一起在宿舍,他们就有各种理由让我出去做事情,我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锁门在不可描述了。

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安雷】

年末啦!

依旧是短短短篇

现代同居梗

---------------------------------------------------------------------------

安迷修今天觉得雷狮有点奇怪。

不光没怼他不说,主动做家务,关键是还非常粘他。

他心里那个美滋滋的啊,但是又在担心他雷大爷是不是又惹了什么事。

安迷修心里有点悬,其实他怕的是这位小祖宗元旦的时候绿了自己。

在安迷修坐上沙发上,雷狮一点一点慢慢挪过去,然后抱住他的时候,安迷修吞了吞口水,按耐住心中的激动,开口问:“雷,雷狮啊,你是不是干了什么事啊。”

“嗯?没有啊?”

“那....那你今天怎么了?突然这样搞得我很慌啊。”

听到这句话雷狮脸慢慢变红了,扭过头:“今天不是2017最后一天么,就,就觉得再不抱,下次再抱就是明年了。”

安迷修愣了一下,然后笑了。

这只大猫猫怎么这么可爱啊。

雷狮也愣了:“不对我为什么要说.....傻逼中二你笑什么笑!”

被炸毛猫怼的人也不气,反而抱住了猫猫,吧唧吸一口猫,跟猫猫额头碰额头,翡翠色中映出星辰大海。

“当然是觉得我们家雷狮太可爱了呗。”

“去去去,恶心死了!!!”

雷狮抓起旁边的抱枕就往安迷修脸上砸,安迷修也不客气地回赠。

半晌,安迷修停下来,一脸认真地说:“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我们可以用一生来弥补以前的遗憾,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哼,我当然知道。”

他们的路还有很长,他们会一直在一起。

两颗相爱的心经得起任打击何考验。

Two love hearts can take up any blow and test.

----------------------------------------------------------------------

祝元旦快乐!


【安雷】无题

时间在打炮后
是小短篇
垃圾预警
-----------------------------------
雷狮趴在床上,抽着烟,半眯着眼睛,一副心情愉快的样子。房间里异常安静。他突然冷不丁来了一句:“喂,安迷修,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
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一言不发。
过了一会儿,他反问道:“你觉得呢?”
又是一阵沉默。
半晌,安迷修转过头,翡翠般的双眼对上星辰大海,吸了一口气准备说些什么,但被雷狮抢了先。
“应该是互相恶心吧。”
对着那双让他魂牵梦絮的紫眼睛,安迷修没有说出些什么。
谁会知道他那是想说的是——“可能是爱情吧”。
现在没有人会知道了。
他自己也会慢慢忘掉的。

有人问我我是不是最近不玩lof了
那就
发个图
证明自己
还活着

哈哈哈哈嗝。瑞
画画越来越丑了
我怕不是有双假手

【安雷】

不知道起什么题目
人物归起床社爸爸,ooc归我
小学生文笔
别喷了我知道写的不好
校园pa
-------------------------------------
悠闲的黄昏,刚吃完饭的安迷修一脸满足地趴在自己的桌上,眯起了眼睛。教室里只有两个人,和平常下课的吵闹喧哗不一样,安静的让他想要睡一觉。就在他心情愉悦十分惬意的时候,他前座,拥有着一双让女生都嫉妒的眼睛的人,无聊地回头戳了戳安迷修。
“喂,安迷修”
“....干嘛”
“我们玩个游戏吧”
“哦”
“我拿一道题,你做出来算你赢,反过来就是我赢,谁赢了就能指定对方做一件事”
说完雷狮装作随便拿出了一张纸,但其实这是他找了好久找的。
安迷修一拿到题就开始写了起来,过了许久,他抬起头放下笔,无奈地对雷狮说:“我做不出来,你说指令吧。”雷狮自信地笑了一下,上半身倚上安迷修的桌子,头凑近安迷修,伸出手拽住了他的领带,轻轻地说:“那我们去开房吧怎么样?”安迷修的呼吸停顿了一下,又变得沉重起来,平静的翠绿海洋被激起千层涟漪,又轻笑了一声。
“好”
-------------------------------
























雷狮在房间里无意说了那道题的第一个思考步骤,安迷修像吃错了药一样在房间里做了一晚上的题,还因为雷狮一直在小声嘀咕他第一次吼了雷狮一句

听有幸活下来的同学说雷狮第二天的面部表情就像格瑞一样,银爵第一次看到脸比他还黑的人

还是天使的生贺
我就是不爱上色诶
字丑

冷热流的滴胶手镯!
刚开始做,做的不太好